历史、美酒佳肴与厨房

时间:2019-12-02 09:26:47    作者:匿名     阅读量:1263

历史唯物主义理解中的所谓传统“童话历史观”或“神话历史观”情结,是指历史上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的过程,它被描述为一个简单的过程,一路向前,一路向前,没有曲折和遗憾。例如,一些历史研究在过去很容易脸谱人物和标签事件,这代表了这样一个“童话般的历史观”。

当“童话历史观”与“碎片历史观”相遇时,可能会颠倒过来,对错颠倒,历史尺度丧失

“童话历史观”是在相对封闭的思想条件下形成的。思想一旦开放,各方面的历史资料也就开放了。当人们可以直接审视过去的一些事情时,一些人发现事情并不像他们过去听到和看到的那样简单、纯粹和单一。有时他们甚至会发现一些消极或消极的现象。由于思考历史的方法还不成熟,有些人受不了,他们的思想也混乱了。在这种背景下,“断片历史观”很受欢迎。

根据"断章取义的历史观",任何人从任何角度发现任何材料,都可能片面地认为这是历史真相,就像盲人摸象一样。当人们只看到一些细节(这些细节也可能是真实和具体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头脑混乱,忘记历史有一个总的趋势和规律,历史虚无主义就会出现。不要认为那些在历史上犯过错误的人没有做出任何贡献。现在的人在过去从未犯过错误或动摇过。似乎好人从生命的第一天起就是好人,坏人从外表到内心都是坏人。也就是说,当“童话历史观”与“碎片历史观”相遇时,可能会颠倒过来,是非颠倒过来,历史尺度也就丧失了。

像童话一样讲历史也是由于对历史唯物主义不准确和不恰当的理解造成的。

在“童话般的历史观”中,历史就像一桌美酒佳肴。但是真正的历史不仅仅是在餐桌上,而是在厨房里。如果你去过厨房,你会发现没有线索,有很多混乱,不总是有序、干净和整洁。因为厨房里的细节,我们不能拒绝一桌美味佳肴。不要仅仅因为你有一张好桌子就否认厨房里乱七八糟。我们应该知道,历史上的每一个进步和每一个亮点都不容易实现。

像童话一样讲历史也是由于对历史唯物主义的不准确和不充分理解造成的。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中的一些东西过去没有得到充分的注意和理解。例如,马克思一直强调正确把握人类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关系。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唯心主义历史观时,说他们只知道如何从“如何思考和如何说”来理解人,而不知道如何从“如何生活和如何做”来理解人,这就是提倡用人解释人的思想和行为的社会存在。如果我们这样看待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我们不仅应该把人们的表现归因于他们个人的道德或智力问题,还应该把他们与他们所代表和依赖的社会基础联系起来。

因此,马克思曾经说过:我的理论是一个人不应该对历史负责。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了剥削的丑恶,但他并没有把它归因于资本家的个性,而是指出资本家只是资本的人格化,资本运行的规律才是本质。然而,马克思说要把包括资本家在内的全人类从“资本的工具和外壳”的异化中解放出来。显然,如果我们真的按照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来看待历史和历史人物,我们不会太在意个人表现,特别是个人的道德品质、思想感情和人格特征,但我们应该力求澄清社会和历史发展的真相。

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在理解社会发展的规律和过程中仍然有许多重要的思想。例如,恩格斯提出了“合力论”:每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和解决都是许多人不同意志和力量相互作用的共同结果。最终结果可能与每个人的意愿不一致,这是每个人都意想不到的。尽管所有力量都发挥了作用,但历史并不是按照每个人的意愿前进的。恩格斯的观点对于如何看待过去的一些事件和人物,防止过分夸大个人主观意志的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例如,马克思曾经说过,人类的进步和发展总是偶然为必然性开辟道路。历史有其必然性,但这种必然性总是通过看似偶然的因素来实现的。例如,一些人更有意识地认识到历史的发展方向。他一喊出来,许多人就明白了,跟着他。这个人的出现有一定的机会,也是各种社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必须在其他方面满足历史的要求,并且能够始终代表历史的方向。例如,拿破仑的伟大和渺小与他的革命精神、个性和行为交织在一起。这是不可避免和偶然的关系。黑格尔说拿破仑是“马背上的世界精神”。他肯定了以拿破仑为代表的历史发展方向,这绝不是像拿破仑那样身材矮小、虚荣强大、家庭生活不公平。

历史的进程不应该简单地被分割和反对。

历史进步的代价也是唯物史观的一个重要观点。过去,我们很少注意它,也没有把它与现实联系起来。马克思说,历史在一段时间内的进步总是以牺牲某些人的利益为代价的,但它会在随后的发展中得到补偿。也就是说,有时候,社会要进步,就必须牺牲一些人的利益,不可能实现全面的公平和正义。然而,历史将永远意识到这种不公平,并回来进行补偿。例如,“民主”的发展是这样的:民主始于“多数决定一切”;然而,当“多数人暴政”的历史悲剧一再发生时,除了“多数人决定”之外,民主的基本原则还增加了另一个“保护少数人”。

因此,对历史的完整看法不仅取决于前一时期的成就,还取决于付出的代价。对于价格,不要只看暂时的负面意义,还要注意将来的补偿。历史的进程不应该简单地被分割和反对。认为目前的补偿是否认以前的进展,或者认为如果要肯定进展,就不应补偿进展,这是完全错误的。以这种方式互相否定,就是从外部历史中要求历史,从外部主体中批判主体。说到底,他们只是不了解历史,或者说“那些说了话的人不了解事情”。如果一个人偏离了社会主体应有的地位,就很容易偏离视角。

唯物史观要求我们站在整个人类历史的高度,把历史上所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过程都看作是人类自身从自发到自觉、不可避免到自由的不断解放和不断进步的过程。这样看待历史,我们可以更客观、更全面、更宽容历史事件。我们也应该理解和接受进步的成果,进一步巩固和扩大进步。

(作者是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6年8月22日的《北京日报》上,原标题为“放弃“童话历史观”,防止“碎片历史观”

游客:北京日报

作者:李德顺

制片人:刘丽芝

编辑:袁昕

流程编辑:吴越

湖北11选5投注 上海快3开奖结果 甘肃快3 加拿大28app 时时彩信誉平台

© Copyright 2018-2019 krisdamour.com 伏德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